战场原凋零

鸽系文手,魔鬼唱见
废柴coser,崩三空劈清洁工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自己的原创世界观和孩子们
QQ:1945980861
小英雄·第五·崩坏三·凹凸·游戏王圈都混
渴望红心蓝手加评论关注一条龙
渴望天使扩列
职业刀手
宗旨是所有非大结局的糖都是为下一次更虐做的铺垫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欧了啊!
第一发十连拿了影铁
第二发十连两个女王!
两个!『泪流满面』
为了庆贺我的欧气
圣诞节我就写个贺文吧
给阳阴tag的旁友们提个醒
虽然可能会咕咕
费亚呜呜呜

写文前为了开头怎么写痛苦地翻了一个小时半的圣经找句子

写了开头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停都停不下来

实锤真香

开除鸽籍


ABO/《长夜无光》片段试写2

本来是准备咕咕的因为好像没人看

感谢诺喵这个天使的夸赞!

就算是为了她一个人我也要更文呜呜呜

啊这次主要是其中一个主角的不确定会不会出现在正文中的剧情『依旧让你们自己猜是谁』

我总觉得我再这么写小片段总有一天要么剧透光要么被你们打死

顺便,我可喜欢糖炒玻璃渣了

这篇我觉得可以单独成文

我发现写片段我都喜欢写脑补

意识流赛高!

  好冷啊。

  疲惫的躯体已经提不起什么力气去做什么挣扎,安静得仿佛与沉重冰冷的镣铐同属死物——若不是伤痕累累的胸膛随着微弱的起伏地压榨出新的血液,他看起来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没死,离那也不远了。

  负隅顽抗迎来谢幕,时隔三年,他又再一次回到了这里。不同的只是,上一次他是满受同僚的景仰,在呼唤凯旋的美酒中向烈火的巨龙之巢出发,走出城门老远还能听得见神圣号角的尖啸。而现在却浸泡在散发着腐朽气息的死牢里,潮湿贯穿他,混乱侵蚀他,黑暗以阴冷扼住他的喉咙,一如既往热烈的阳光以灼烧的滚烫拥抱他。

  FL身上到处沾满了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其他人的,也许有些连人都不是。但是他们都死了,这也许是当下唯一不使他的心情更糟糕的理由。

  那么我还能活多久?他想。

  他发着高烧,高温由额头席卷全身,FL本应感到燥热难耐,但所有迟钝的感官,向他传递的都只有一个讯息——冷,发锈的冷。

  我会死在这里吗。

  血被放干了三分之二,是普通人早就没命了。然而剩下的,属于龙的一半和吸血鬼的一半仍在折磨他,以毁灭的气势在干涸的血管和肌肉间争斗流窜,用疼痛迫使他保持一线清醒,直到最后时刻的来临——

  我就这么死了吗?

  FL恍惚听见沉银锁砸在地上时发出的痛呼,他只费力转了转视线,就被一块黑布蒙了眼。

  “这不是快死得差不多了嘛。”一个狱卒拿匕首碰了碰FL腰侧一块结痂的可怖创口,“血都没几滴了吧?”

  镀了银的,FL昏沉沉的脑袋不得不清醒一点,然而这只会让他更加敏锐地感受到即将面对的更大的痛苦。

  苍白的阳光审视着他,FL几乎本能地感到战栗,这是他第一次觉得阳光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已经暴露在这光线下三千年之久......

  “愣什么?”押送者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FL差点摔在地上,他沉默地试图印证自己的猜测——城内的市井喧嚣今天全都不见了,只有无数的窃窃私语,以及钉子般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FL不是没见过教会对捉到的异族以及死刑犯的处理,他们必须要在晴天被处死——人们总是认为这样,把所谓阴暗的东西暴露在阳光下,会让这些丑恶不堪的灵魂被净化,而一并的罪孽也会在神圣的火焰中消失。

  ——其中也不乏因为他而走上这条路的,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这种命运也会临到他头上。

  FL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也许是推,或者是扶,要么是拖——总之他被坚固的银质锁链禁锢在巨大的木桩上,脚下是层叠的香柏木块,以及难闻的松油,这些都是为他准备的。然后,有人解开了遮挡他视线的黑布。

  FL丝毫不觉得这阳光刺眼——鎏金色的竖瞳包裹着他的冷漠,无遮无拦地交付给了世人。

  白色的恐怖弥漫在人海里,一时间连几不可闻的议论声都消失了,随后不知是谁先带头发出了一声堪称雷鸣灌耳的尖叫,霎时炸裂开来。有人发疯般想扑上来、或者逃离,顺便将悲伤的、或者愤怒的聒噪声碰撞地愈发响亮;有人挥舞起手里的东西,随便什么东西,试图将它们投掷上来,当然绝大部分都被警卫拦住了——

  “若不得到应有的审判,那么刑罚和死亡就是毫无意义的。”负责司审的神父走上他的位置,让手持长枪的圣骑士使人群安静下来。

  FL心里冷笑,他犯了什么罪?这点还不是教廷动动嘴皮子的事,单是异族这一点,对人来说就是无可赦的死罪了。愚蠢可悲的群众需要一个发泄口,教会无非是想要一只替罪羊而已,好死不死的他就撞上来了,不玩他玩谁?

  “时候到了,诸位将见证灵魂由污秽从这神圣之火中升华为洁净......”

  “砰。”一个赤红的影子飞撞在FL身上,被弹落在散置的木块上,擦起了一片火星。

  FL无意识间瞪大了眼,看向静静躺在其下的那块赤色的石头,体色通红,丝丝冒着白气,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明显是经过高温炙烤的......问题就出在这,只有他被这玩意儿砸了一下。

  艹,也就这种事能让他现在骂的出脏话了。

  刚刚被砸的那一下他根本就没感觉到烫,相反这东西冷的可怕,刚才那一下正撞在他心口上,就好像......

  就好像......

  FL又回想起三年前那场浩浩荡荡的讨伐行动,火之巨龙遍体通红,连龙眼都像一碗鸽血。它一直居高临下,朝着屠龙者轻蔑地喷吐着火焰,甚至不在意烈火在自己的脊背和双翼上灼灼燃烧——最后连那双龙眼都被包裹在了烈焰里。

  真龙不怕火,而对火龙来说,火就像是它们自身的一部分,而现在,它正悠哉悠哉地,毫不费力地惩处这些胆敢闯入它的领地挑战它的人。的确很轻易,简直不废吹灰之力,低级防御魔法根本无法抵挡龙焰,不少人直接在第一波攻击中就化为了灰烬,不堪一击,干干净净,好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龙族特有的傲慢与血族不同,那是天生就刻在血脉里的,这种傲慢将伴随每一条龙的一生,这头也不例外,它对人的每一次吐息都带着不屑——直到FL从巢穴深处拖出了它的幼龙。

  龙的繁衍甚至比血族还要困难,这也就导致了护崽的母龙极其凶残暴戾。它几乎立刻怒吼着从高空向他扑来,席卷而来的还有加倍的龙焰。

  幼龙看样子也就几岁大,与成年龙相比还很娇小,跟匹马差不多大,鳞片光滑稚嫩,神态惶恐,叫声清脆,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不过已经屠杀成习惯的FL不会手软,龙焰将至,他立刻用自己的刀在幼龙的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龙血霎时随着幼龙的哀嚎喷溅出来——效果显著,巨龙顾不上攻击敌人了,只是一味地加速,想要把幼龙抢回来——它显然不会认为一介人类能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它确实成功抢到了它的幼龙。

  但FL也勾住了它的脖子,将刀身整个的贯穿了它。

  巨龙从天空坠下的时候天地都为之颤抖,火焰的消弭是如此之快,一如巨龙如瀑喷溅的血也慢慢静如流水,宣告这个伟大生命的终结。

  FL半跪在巨龙硕大的头颅前,注视着它依旧不熄灭的眼睛。“人的武器一般伤不了龙,但龙却可以杀死龙。”他向巨龙解答了迷惑,“这把刀,是用龙骨做的。”

  然而斩杀巨龙也并非如此容易——巨龙也让他流了血。他的手臂有几道划伤,血就这样流出来汇聚到一起,滴落在巨龙的血河里。

  巨龙在垂死的空气里捕捉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目光狠盯着FL,而后以龙的语言,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这个叛徒。”

  FL毫无触动地再一次把刀比在了巨龙的心脏上。

  “你背叛了我们的太阳!”巨龙口中咆哮着,一口淤血溅了FL一身。

  “那不是我的太阳。”FL轻轻说完,把刀切了进去。

  FL回来的时候去看了幼龙,作为战利品,它会被活着带回主城内,但那之后,是死是活就与他无干了,他只负责对火龙的斩杀,这头幼龙算是一个意外,但不在他的报酬之内。

  算是最后一面,他抚摸了幼龙的脖颈。电光火石间,他触碰的那片龙鳞燃起了火焰,尽管他躲得快,热浪的温度还是留在了他的印象里。

  以及那片燃烧的龙鳞——就是那种温度,明明披覆着火焰,却冷得像极地中心的冰一样。

  然后幼龙开口了。

  “你杀了妈妈。”

  龙语晦涩难懂,在旁人听来与嘶吼无异,对FL而言幼龙的话却与指控一般具有杀伤力。

  “我以龙和火之名诅咒你。”

  “流着龙之血却同敌族对龙发起杀戮,你和血族一样自私可恶。”

  “我诅咒你,你将在烈焰中死去,诅咒之剑将借由你的心脏贯穿你的心脏。”

  “你要在永久无穷尽的黑暗和孤独之中生存,你的灵魂要褪去金色。”

  “你终将成为龙。”

  赤色的石块投来的方向是人群里不起眼的一角。FL看到了他昔日的好友——XXX,巴别塔的S级血猎,FL曾将他从巨龙的爪下拖出来,他也曾将偷袭FL的A级血族击杀。也是他在追杀FL的队伍中最终使他倒下。

  对视了一眼,他只扔出了两个字便面无表情地拂袖离去,尽管距离太远他并不能清楚的听到,但这两个字的口型他实在是记得太清楚了......

  “叛徒。”

  FL愣神的功夫,底下由赤色石块擦出的火星已经变成了小火花,逐渐缠上木堆,延展成不容忽视的熊熊烈火。

  真龙不怕火,这个常识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此下却成了他的困窘和生门绝路。

  他从来就不是完整的龙或者血族。虽然继承了龙的力量和血族的免疫力,却不能像真龙和高阶血族一样不惧火焰。

  火舌像个无赖的情人缠上他,迟来的痛觉终于包裹了他。

  “你将来要以火为洗礼。”现在想来,这简直就是YMJD对他的另一种诅咒,怪不得那么多人说她狠。

  不,她比狠人还要狠一点——她是个狼人。

  啊啊......还有YT。

  FL开始呼唤他流失的气力,本能地试图抗争这要夺他命的火焰。

  是他把我关在囚笼里。

  他又想起第一次看到YT的情形,那时他们两个根本就不认识,相遇也只是一场意外而已。然而那时候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YT站在他自己制造的尸山血海上,看着他把他的同僚的喉咙咬开,他喝得相当浪费,仿佛不是为了食物,只是为了娱乐。

  是他把我关在囚笼里。

  鲜血顺着他弧度优美的脖颈滑到衣领里,FL名义上的战友还没死透,手脚抽搐着被YT随手丢进了死人堆里。然后朝着他看过来——

        是他把我关在囚笼里。

  当时他应该冲上去迎战,像对付所有血族一样把银弹打进他的心脏,挖出血核当做战利品和邀功请赏的工具。可是他没有。

  也许他只是在向他示威,或者不愿意浪费力气处理他而已。但这却让他品出了另外一番意思,YT戏谑的眼神在他看来跟调情没什么两样。

  他把我拘禁在以他为名的囚笼里。

  而后他终于也因他落到了这副田地。

  但FL并不后悔,他当时并不知道YT是个omega,而他把当年的想法付诸实践后在床上对一脸惊骇的YT说的也是真话。

  就算YT是个alpha,我也依然想拥抱他,亲吻他,占有他。他这么想着,毫无疑问地相信着。

  四周嘈杂得很。似乎是因为火不是由教会点起的导致的混乱,但火已经点起来了,谁也没有把它熄灭的打算。

  “NGLT家和夺权派的一帮人似乎更想让你往血族的一面转变。”YMJD漫不经心的笑容浮现在他脑海里。“那么你的想法呢?”

  他的想法?

  他跟哪边都没有关系。他回到NGLT纯粹是为了YT,他不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当然这其中YT除外,他更想知道他的意见。

  然而似乎没有机会了。

  赤色逐渐将金色侵吞,最后他的眼中只余了寂寂燃烧的火焰。

  嘈杂的声音渐渐合一,癫狂的人们只在意烧灼。

  他别过头去,呐喊声却直直塞进耳里。

  “烧!烧!烧!”

  他听清了。

  给我以火。

  他的力气好像又回来了,以狰狞的方式显露在他野兽一般的瞳孔里。火焰燃烧在他的血管里,一直烧到他的眼睛。

  投来的却是石头。

  给我以火!

  不如说他的双眼就是一双砰爆的碳火,永不熄灭的火像是把那被炙烤着的金色点着了,叫嚣着渴求着疯狂着——  

        “给我以火。”他嘶哑着低声说了出来。

  在场的人和事都已与他无关,对光和热的执着迫使变化在悄无声息中默然发生。

  FL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不断膨胀,用以支撑生命的血液越流越快,他痛得要发狂,仿佛挣扎似乎真的可以让束缚的银链破碎,灰飞烟灭。

  突然世界安静了。

  烦人的聒噪没有了,他死死抓住的火焰也没有了,迎接他的只有长久的沉寂。

  就跟死了一样。

  直到一只冰凉的手狠狠捏了他的脸一把。

  “呆子,有点儿出息。”

  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他终于再度真实地睁开了眼。

  来者气势汹汹,深蓝的发丝还在狂风中飘扬,只是有几撮随血污粘在了脸上,但如出一撤的金色瞳孔却一丝都不显狼狈,极尽张狂。

  “知道你现在多难看么?说出去都给我丢脸。”他一脸嫌弃地埋下头舔舐FL脸上的伤口和血痕。

  “把没说清楚的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了。”YT抬起脸看他,本就近在咫尺,两双眼睛似乎下一秒就会对撞。

  “我倒是乐得看那群老不死的气得跳脚的样子。”

  “那你就遂自己的意去做吧。”

  “放手去干吧。”他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狠狠渡进了FL的口中。

  他看见象征雷电的那把剑利落地斩断枷锁,而象征极寒的那把——则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你是我的。”

好险啊我一边玩一边写结果不知不觉4000+了为了写完我作业都来不及写呜呜呜

以及这篇写着写着我差点把abo设定给忘了

我想要一个评论和蓝手红心关注一条龙

扩列催更请走简介有门牌号

ABO/《长夜无光》片段试写1

  『是《长夜无光》的一个小情节的初稿,别去找,因为我都还没开始写......』

      『“K”和“L”是名字还没想好咳咳咳』

      『这一片段是试着随便写写的,没用什么心思所以其实非常不走心不要当正文质量』

       『而且这段全是心理描写没有对话什么的我总感觉缺了块似得』

       『话说其实这个剧情我刚开始只写了几十个字我也不知道怎么扩写到一千多的可能我拖更一年多之后又熊熊燃烧起了写文的热情吧没错一定是这样』

        『此片段阳无出场,阴有,你们猜猜是哪个』

        『ABO架空世界观』

        战战兢兢摇晃着的魔导灯拟作出暧昧的光,像张苍白的大网,虚掩在每个人的头顶,力图驱走冬日的严寒,却没有人稍稍在意。

        糟糕的天气。

        K只觉得心烦意乱。

        浸泡在胜利的蜜糖里的士兵们早早就聚在酒馆的前台,还在肆无忌惮地谈论那个omega是如何该死的漂亮,连蠢蠢欲动的雄性荷尔蒙都毫无遮拦地满溢出来,外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里面一群野蛮人在打群架。

        胜利或者什么omega都不会引起他的兴趣

        巴别塔使他从深眠里苏醒过来前,那场猎杀前任第三始祖的战役他也参与其中。那种贵族慣有的,不可一世的傲慢,直到死都还留在眼睛里。

        ......但是,面对现在的第三始祖,K觉得那双眼睛更像一头狼。

        K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有纯血才会拥有血核。然而他却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两者的区别。

        就像是被烧熔的黄金,其下是寂寂燃烧的低温火焰——当然,对事物的傲慢并没有改变。

        “你大可试试。”

       K回想起最后的时候他面对N毫不慌乱的反威胁。

        “看看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然后你继续你那一成不变的杂碎人生。”

        于是十字架被举起,圣经被举起,十字军的长矛被举起,做起了人们口口相传的吸血鬼对人类做的事情——希斯特利亚的全面清洗,或者说,大屠杀。

        圣堂如此大动干戈,此举无疑是对Lose Eden的宣战。

       K一阵突如其来的头晕眼花,他才他妈的不管这群人搞什么天雷勾动地火还是什么生命的大和谐,这种丧病的情形他只记得起像Y抽了风一样拉他出去发泄的事。

       在那一天,他俩叼着甜甜圈,当然他是被迫的,到公园转了转,日常一样友好待人,然后在下午三点左右,庄严地把手置于头顶,向着迫近西山的灿烂骄阳郑重宣誓:

       我,精子赛跑的冠军,被唤醒的泥土,目前呈人类形状的一块炭,在此宣誓:

       不要逃避,直面绝望吧。

       他沉睡后,第一始祖之位就已经易主,现在血族的形势尚且不清楚,L就已经主动破坏了与第一始祖的协约。这就表示,在接下来的战场上,恐怕就会有上位始祖会的S级贵族出现了。

       收复希斯特利亚是与血族对抗的首次大捷,士气和民心一并大振,但和只顾着办庆功宴的那群傻子不同,K始终觉得N很可疑,若是没有什么目的,就算是身上有一半人血,又怎会心甘情愿地替人对付待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本族?

      这种人他见的尤其多,要么为私仇要么为私利,要说共同点就是靠不住。

       他已经失去了对圣堂的掌控权,因此对此次进攻的反对而言效果微乎其微,而耶梦加得是不会介意撕毁协约者是谁的。

       这场毫无意义的示威只会引来更加浩荡的报复。

       不出所料的话,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短暂的思考过后,K饮尽了杯中的龙舌兰日出。

       果香借辛辣的势头生出了一股奇异的回味,饶是没有冲淡一片阴云的心情。
    
     『我渴望评论与扩列,追文有群』

总感觉这一题莫名暗示这两对的结局......

战损是我们的荣耀
斑驳的灵魂鸣启号角
讴歌锥心之迟
以鲜血为誓
吾必将胜利
————————
“因为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雷总发飙现场

祝贺雷卡进入热门总榜前十!!!

雷卡赛高!!!

我来助攻一把

感觉写的不好。。。凑合着看吧【儿童诗儿童诗】

可以理解为雷总打雷时的心里话

——————————————

你以为你在打谁的主意

哪里来的弱鸡

哪来的滚回哪去

狮群里没有猫咪

他是不得染指的晨星

你们最好谨慎而行

与虎谋皮

同雄狮博弈

雷霆狂啸的牢狱

是示威

亦是警告

若将狮子定为猎物

就要做好承受暴怒之雷的准备

你们的血肉魂骨不足以偿还方寸毫厘

狮口夺食

想到被狂暴撕碎的后果了吧

你们的灵魂就是一座坟墓

沾染的死气怎能触碰光明

是要葬身在这迷宫里永无宁日

还是等着巡视领地的狮王俯视你的枯骨朽尸

我庇护之人岂是鬣狗所能觊觎

你所要做的就是安守等待

在我抵达之际

污浊尽数而散


我感觉自己恋爱了『不存在的』
反正就是接近于这种感觉
有一种画风就是能让人一眼爱上啊啊啊
不多说
我要让所有看得见这段话的人知道我要吹爆这个太太 @九百万只喵九
什么是可爱
什么是精致
圆润爆炸
忍不住一个哆嗦膝盖就着地了
MD我爱她
太好看了
我螺旋升天
暴风哭泣
妈耶好想买爆挂件『醒醒你没钱,穷的一匹』
不久前看到一条说评论和向太太求婚无差『小声bb』
吸喵不需要理智

论元力武器的妙用

好像被屏蔽了

我再发一遍

论元力武器的妙用

把前一首写完了『扶额』
我真是个天才『小星星闪烁』
——————————
烈斩大发条,雷狮充电宝。
星月刃拉车,矢量箭头绑。
羽蛇风向标,重力毁船厂。
涡流吸铁石,路障横道上。
组合去嫖娼,冷热流打call。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欲把主人换,奈何双商低。
唯恐石乐志,狗粮撑到死。
——————————
天天嫖娼身体棒!